11年过去,它依然是国产片里的另类巅峰

好的原著作品,通常都会被影视化成双份的,一份是电影,一份是电视剧。

喜欢看剧的,那是冲着复杂的人物纠葛。

喜欢看电影的,那是追求短时间内的矛盾爆发。

但有个类型却很少能拍成电影——谍战。

这十几年来,华语片里能叫上的名字的谍战片屈指可数。

主要是谍战常常涉及到非常复杂的关系网,且主人公的成长历程也很难在电影时长里完整展现。

但有一部片子,不仅完美避开了这些硬伤,还创下了不小奇迹,直到今天依然被观众津津乐道。

它就是国产电影——

《风声》

巧的是,最近北京卫视也在播剧版的《风声》,都是改编自麦家的同名小说,小妹也去闻声看了几集剧版。

果然篇幅拉长了之后,人物关系要清晰很多,但整体的质感还是和影版有一些差距。

剧版是非常明亮的,但影版的《风声》则黯淡无光,黑到让人压抑。

作为当年华谊兄弟投资的重头戏,《风声》可谓是汇集了无数大腕明星,周迅、李冰冰、张涵予、黄晓明、王志文等等。

影帝影后大联欢,个顶个的实力派,更别说让他们全部聚在一部戏里。

突破最大的应该是黄晓明,他破天荒演了一个日本人,武田。

主要是教主身上有一股自我肯定的优越感,而片中的武田刚好又自负,与真人完美契合。

故事选取了小说里最为精彩的“裘庄查鬼”,人物前期没有任何铺垫,直接将所有的矛盾都压缩在一起集中爆发,开篇即是高潮。

1942年的双十,南京举办了盛大的庆典,街道上一派欢闹喜庆的气氛,谁也不会想到一场暗杀行动正在有条不紊地进行着。

某高档饭店里,一个汪精卫派来的说客正在夸夸其谈投降的好处,突然间枪声响起,汉奸头中一枪,一命呜呼。

短时间里频繁有高官被暗杀,这让汪伪军机处的王处长如坐针毡。

通过审讯线人,王处长得知有司令部的人牵涉其中,这就意味着司令部很可能已经遭到了渗透。

要揪出地下党,首先要找到潜伏在司令部里代号为“老鬼”的间谍。

两天后,司令部里的5个人突然被日本人以有要事相商为由带到了裘庄。

5个人还纳闷出了什么事,结果王处长直接开门见山。

两天前他们发了一封机密的假情报,没料到地下党马上针对这份情报做出回应,要组织暗杀行动。

因为当日只有他们5个人接触过这份假情报,换句话说,老鬼就在这5人当中。

一时间,众人大惊失色,王处长审讯犯人的手段是出了名的狠毒,被他盯上,就算不死,也会丢掉半条命。

更何况,武田也在裘庄坐镇。

这是一场斗智还要都斗勇的游戏,敌人在明我在暗,这是老鬼唯一的优势。

TA需要在自保的同时将情报传递出去阻止同志暴露,但要做到谈何容易。

第一天,所有人在裘庄里该吃吃该喝喝,每个人都以为查不到东西就会放他们离开。

可没想到,王处长的人突然在夜里带走了五人之一的白小年。

只因白小年的字迹和老鬼的很相似。

这不是什么铁证,但足够让王处长兴奋一把,他将白小年折磨了一整夜,审讯房里的哭嚎惨叫响彻整个裘庄。

然而这才只是个开始,剩下的四个人知道,白小年的遭遇迟早会降临到自己头上。

《风声》里最吓人的莫过于那些骇人听闻的审讯手段。

白小年惨死的画面异常惊悚,但直到最后一刻他都没有承认自己是老鬼。

王处长意识到自己抓错了人,于是就将目光转移到了擅长模仿笔迹的金生火身上。

金生火是个贪生怕死的人,知道可能逃不过那些酷刑时,直接自杀了。

范围进一步缩小,李宁玉的男友是共产党,她难免不被赤化。

可是面对女性,武田却没有对她用刑,而是将她的衣服剥光,拿着卡尺在她的器官上测量。

李宁玉是留美的高材生,堂堂知识分子却遭到了心理上的摧残,这是她所无法承受的。

浑身发抖的身体和止不住的眼泪,都在李冰冰的演绎下让人倍感揪心。

但武田是聪明的,他反而通过这种方式确定了李宁玉并不是老鬼。

猜忌的心理战已经压迫着观众的神经,而那个让人不寒而栗的审讯室让整部电影的惊悚感更上一个台阶。

没人能走出裘庄,出局就代表着死亡。

周迅饰演的顾晓梦在前期的存在感并不强,更像是个骄傲又机灵的小妞,掌上明珠晶莹剔透,可是偏偏她遭受的是最为变态的绳刑。

如此巨大的冲击力,所带来的观感绝对是震撼级别的。

当顾晓梦捂着下体蜷缩在地上时,连处刑的王队长都快崩溃了。

而张涵予饰演的吴志国则被人用针灸折磨,看似不疼不痒的一针,扎下去,就足以击破人们最后的心理防线。

《风声》是吓人的,但情感上却是饱满的,当顾晓梦被李宁玉知晓自己的真实身份时,她突然有种如释重负的轻松。

她不怕死,但怕的是情报无法传递出去。

两个人对视,无言。表面隐忍内心却在翻涌,这是二人的离别,也整个电影情绪最满的一场戏。

看得人心如刀绞,却又忍不住去细细品味。

《风声》里并没有谁压过谁的说法,因为每个角色都是极其富有记忆点,无论是惨死的白小年、怕死的金生火,还是让人恨得牙痒痒的王处长。

演员们演活了角色,也让整部电影保持在一个无可匹及的水准之上。

而顾晓梦在牺牲之后,关于她的故事却没有结束。

一个多年后的回忆,让幸存者再次回到了那个密不透风的裘庄,那些不忍想起的夜晚。

顾晓梦深知自己不可能从审讯室里走出去,但只要能死得其所,她便无所畏惧。

临死之前,她将最后的遗言通过摩斯密码缝在了衣服上,是留给同志的,也是留给朋友的,更是留给后人的。

从单一的逃杀上升到国家民族,电影的视角被无限放大,情感也在最后时刻得到了升华。

我身在炼狱,留下这份记录,只希望家人和玉姐能原谅我此刻的决定。

但我坚信你们终会明白我的心情。

我亲爱的人,我对你们如此无情,只因民族已到存亡之际,我辈只得奋不顾身挽救于万一。

我的肉体即将陨灭,而灵魂将与你们同在。

敌人不会了解,“老鬼”、“老枪”不是个人,而是一种精神、一种信仰。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赞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

赞赏支持
被以下专题收入,发现更多相似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