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爽不敢说清楚的,全在这片里

炸锅了。

今天的头条,堪称2021开年以来第一沸点。

郑爽前男友张恒一条长文,曝出自己独自在美国带着2个年幼的孩子。

他手里两份出生证明显示:

男童2019年12月19日出生;女童2020年1月4日出生。

母亲姓名那一栏写着:SHUANG ZHENG。

网友随后翻出,两位主角还在美国有一桩对簿公堂的案子,划重点:Dissolution(解除婚姻关系)。

郑爽在一档节目中曾经这样说过——

-你喜欢小朋友吗?

- 喜欢,会喜欢,还规划得还挺清晰的。就国外有这些什么......可以让自己去......(说多了?搂回来)就会有这样的一个计划,不管是冻卵也好。就会有这样一个计划,应该在三十岁之前做。

郑爽口中,这稀松平常,又语焉不详的“计划”究竟是什么呢?

今天我们似乎知晓了答案。

而背后的个中隐情,早已被一部纪录片揭晓。

来自那个据说是“比中国人还爱拍中国社会的”NHK电视台——

《爆买生命:不断升温的中美代孕产业》。

△ 字幕来源:幻月字幕组

爆。

在纪录片拍摄的2017年,这门产业就已经达到42亿多人民币。

升温。

需求仍在不断增加,美国代孕机构在积极扩展着事业版图。

终于,它要变成一种我们再也无法忽视的存在。


01

谁是委托人

纪录片跟踪的一家代孕机构。

创始人在介绍自己的业务,他90%的客源来自中国。

因为代孕在中国不被法律允许,有需求的人,把目光投向了海外。

由于之前的两大代孕市场印度和泰国在2015禁止了跨国代孕,美国便成为了最热门的选择。

赴美代孕的客户,大多满足以下两个条件:

第一,自身条件已经难以完成生育行为;

第二,有足够的经济条件支付其中的花销。

第一个条件抛出的难题,有年龄,疾病,不良嗜好等等。

一般夫妇40岁过半,生孩子会给身体带来负担;又或者,患有某种疾病,甚至是长期不良嗜好造成健康问题;亦或是,本身患有难以生育的症状……

△ 委托人高龄,有高血糖

他们害怕把不良状态留给下一代。

往大了说,他们面临着共同的难题,不孕不育。

在中国,这样的人有五千万人。

这是一个巨大的潜在市场。

而满足第二个条件的,没有给出数字,但给出了大致标准。

委托代孕服务的中国家庭,年收入一般在200万元人民币左右。

而代孕生意在2017年左右激增。

还和一项政策有关。

2016年,开始逐步放开二胎。

而不少有二胎意愿的夫妇,已经到了40岁以上。

他们有意愿。

却不一定有实际能力。

有条件的,不惜一切代价,去制造自己理想中的家庭。

而美国还有一个吸引人的地方。

胚胎的性别鉴定是合法的,可以通过体外受精技术,选择自己想要的孩子的性别。

纪录片给出了一个令人惊讶的结果:

80%-90%的中国夫妇会选择在代孕服务中加上性别选择这一项。

Sir不是危言耸听,从委托的家庭里,可以看出。

他们的目的,并非停留在要个孩子而已。

苛求一点的,是要个让我们满意的孩子。

他们的挑剔不止这一点。

比如在选择“代孕妈妈”的时候,黑人都会被pass掉。

因为委托人觉得孕母的肤色会影响到孩子。

于是都优先选白人或拉美移民。

希望孩子身体健康。

那“代孕妈妈”的饮食也会被他们指定,要吃有机食品。

看上去,这是一项高端服务。

花大价钱。

请别人帮忙生一个优质的后代。

但这个“别人”是谁?


02

谁是代孕者

片子里告诉我们,代孕可以成为一种职业。

很多人不止一次接受代孕服务。

有的甚至还会表示,几个月后我可以再接一单。

为什么?

最直接的原因,还是因为讨生活。

一单代孕委托,中国有家庭愿意出40多万人民币的费用。

扣除中介费用后,到代孕者手里,肯定也不会是一笔小数目。

她们大部分人,收入也就是温饱水平。

片子展示的一位“代孕妈妈”,塔尼亚。

平时的工作是上门推销有线电视,一个月能挣多少?

每天工作6小时,5天班,一月下来也就1万元左右的收入。

你觉得还够?

她的房租已经占掉了她一半的收入,还有个6岁的孩子要养,丈夫又没有稳定的收入……

如果这次代孕能够成功,她就能够付得起房子的首付了。

一切,都是为了更好的生活。

还有另外的可能吗。

片子的回答,有的,的确存在有强烈意愿成为“代孕妈妈”的人。

她们不仅为了钱,更为了孩子。

一位有4次代孕经历的“母亲”,特蕾西,指出了一个关键——

代孕关怀。

试想,一个经历过分娩之痛的女性,难道真的对那个孩子一点感情都没有?

有的代孕妈妈,可能会觉得生物学意义上,那孩子与我无关。

但更多的代孕妈妈们在心理上,可能无法接受怀着的是别人的孩子。

痛苦,却要自己来承受。

这些心理疏导工作,不就是机构应当做到位的吗。

如果它们做不到,那起码自己努力去做好。

为了生命,更好地出生。

当然,想做“代孕妈妈”,光有心理准备还不够。

自己的社会条件,包括犯罪记录,心理问题等等,都会成为筛选的标准。

社会条件过关,身体条件也不能差。

要完全把自己当成“准妈妈”,饮食起码满足健康的标准。

机构也会根据代孕妈妈的状况,给出建议。

但生孩子这件事,充满了不确定。

上面我们提到的塔尼亚,她两次植入胚胎,但都没有受孕成功,她既伤心又无奈。

她寄希望于仅剩的一个胚胎。

希望中国委托人能够给她第三次机会。

还有的代孕妈妈,经历着始料未及的痛苦。

艾莉森,讲述了自己的故事。

她接这份活,也是为了养家糊口。

△ 单亲妈妈,有2个女儿,一个外孙

某次,她接受了机构送来的代孕单。

对方提出了优厚的条件。

相应的要求是,她的子宫内,一次植入了两个受精卵。

这是很多委托人会提出的要求,既然要生,干脆一次生对双胞胎。

问题,恰好爆发在最关键的时刻。

怀孕24周,艾莉森却不幸遇到阵痛、出血、早产……

更绝望的在后面。

医生诊断,早产的婴儿可能伴有后遗症,问是否抢救。

决定权,则在委托方手里。

委托方担心后遗症,以及更多的医疗费用,拒绝了继续治疗婴儿的选项。

随之而来的噩梦是。

委托方说钱打给了中介,中介玩人间蒸发,疑似卷钱走人。

最终,艾莉森人财两空。

还收到医院4W+元的账单,让她的生活雪上加霜。

本有机会抢救过来的生命,竟然还要当成医疗废弃物处理!

叫人心寒。

艾莉森自费举行了葬礼。

但从她的表情我们可以看出。

想救婴儿,却不能救,或许才是“代孕妈妈”最大的悲哀。


03

谁是缔造者

最后,目光聚焦到承担这个行业的主心骨——

一众国外代孕机构。

一个事实。

借着这项高利润行业,这项机构的老板基本实现财富自由。

某家代理机构的老板,李女士。

已经移居美国,有3亿的豪宅,名下有多处房产。

与别人不同的是,她看到了代孕其中的商机。

成功地敲开这扇门后,她有了更大的目标——

想要成为业界领军人物。

像她的偶像丰田喜一郎一样,做成代孕界的丰田汽车。

她开始扩建自己的团队,每个月起码会到国内开12次研讨会。

地点选在北上广等一线、省会城市。

名义上是研讨,实际上更像宣讲。

对着中国夫妇讲解自己的经营事项,从中找寻有需求的客户。

而他们能满足多样化的需求。

包括但不限于上文提到的,代孕者背调,筛选,甚至是心理疏导。

他们提供渠道,让双方线上沟通,互相匹配后,完成交易。

这样一个机构运作,日益成熟,不断扩张着自己的规模。

现在到了个什么水平。

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因此有了个别称:

代孕圣地。

全美200多家代孕机构,一半以上聚集在此。

巧了,这也正好是美国华裔人口最多的一个州。

当然,一个野蛮生长的行业,除了大量的人口红利外。

还因为这里没有法律的管束。

在这种失控的趋势下,人们的欲望还在升级。

片尾,给大家展现了一个疯狂的片段。

点出了行业巨头更大的野心——

出售卵子。

有卵子捐献者的各种资料,任人挑选。

包括什么,IQ测试,样貌测试……

越符合标准的卵子,会卖得越贵。

其中卖价最高的的卵子,价值20多万人民币。

至此,生育逐渐成为了生意。

片尾,摄像机记录着卵子冷藏库里忙碌而“繁荣”的景象。

你分辨不出,这是纪录片,还是科幻片。

一个个生命就这样冰冷地生产。

冰冷地买卖。

在未来。

这真的还会像他们许诺的那样,成为一项孕育生机,传递幸福的事业吗?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赞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

赞赏支持
被以下专题收入,发现更多相似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