炒作?热搜?那是弱者的行为,我用实力说话。

没想到,2021的好剧潮来的如此迅猛。

1月12日,接棒《大江大河2》,《山海情》在各大卫视悄悄上映了。

因为这部剧在播出之前,除了宁夏本地和一些零散的个人报道之外,几乎没有任何宣发,甚至在热搜榜的底部都没个影子。

但十四看了两集,再看了制作名单,明白了这部剧为什么有如此膨胀信心——

炒作?热搜?那是弱者的行为,我用实力说话。

《山海情》

这部剧以宁夏闽宁镇为时代背景,讲述了九十年代特困地区一带的农民响应国家政策号召,在福建省对口帮扶之下,不断克服困难,挑战困难,将“黄沙戈壁“建成”塞上江南“的故事。

作为国家广电总局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的献礼剧,大家一看就清楚,这是一部从头到尾都宣扬着主旋律的扶贫题材电视剧。

但就是这种最让人没有观看欲望的题材,却一经上映,好评如潮,甚至有网友提前给今年国产剧盖棺定论——

《山海情》只要保持水准,那今年剧王已经提前揭晓。

作为一部献礼的扶贫剧,如果你只是强行卖惨再故作煽情,再配上单薄的宣传演讲,那自然没有人愿意观看。

但《山海情》显然不是,它通过一个个有血有肉的人和事,来讲述那个年代真实的故事。

01、西北有多苦?

我想过会很苦,但没想过会这么苦

孔笙不动声色的,先是通过景,再通过人,让观众逐渐了解了当年特困地区到底有多困。

景。

影片一开始,就是一望无际的黄沙戈壁,除了沙子就只有吃沙子的人。

在这里,车是不可能开的过来的,因为根本无路可开,至于飞机铁路,那更是天方夜谭。

自行车,便是这里唯一的交通工具。

人。

剧里,黄轩饰演的马得福进入机关的第一个工作,就是把村里响应移民吊庄,却又逃回来的乡亲们给一个个给劝说回去。

但是跟随着马德福的视角,十四越看,越不忍看。

例如一个“逃民”家里,兄弟三人,总共一条裤子,谁出门有事谁穿,那剩下的呢?

就只能在家里的炕上躺着无事可做。

因为地处荒凉,村民几乎都没有正经工作,除了放羊和喂鸡之外,就是在家等待政府的救济金。

对于村民来说,吃黄土和沙子那是家常便饭,最好的食物也就是个窝窝头和洋芋。

你要说有肉吗?

有的,村主任带头“作案”,偷吃政府发下来的扶贫珍珠鸡。

毕竟,一年都不见得开荤一次,既然政府主动送鸡,那还哪管扶不扶贫,未不未来,能吃一只是一只。

在冯小刚的《一九四二》里,地主遭遇旱灾一贫如洗,他迫不得己只能卖了女儿换取粮食。

这样的惨剧,在《山海情》里也发生了。

热依扎饰演的水花,被父亲李老栓以一个水窖、一头驴、两只羊和两笼鸡的价格卖给别人做媳妇。

被迫嫁作人妇的水花心有气愤,连夜逃出了村,准备坐还没修好的火车出山工作。

这在现在的我们看来是不可理喻的事,在九十年代的西北却是稀松平常。

而李老栓仅仅凭借这些“嫁妆”,就可以成为村里的有钱人。

02、一嚼舌,一瞥眼,都是演技

《山海情》的演员表,堪称iphone12 pro max 512G。

什么意思?

就是顶配。

在《山海情》中扮演男主角马得福的黄轩,是一位来自甘肃兰州的文艺青年演员,通过《芳华》和《妖猫传》两部大导的电影走进观众视野

在剧中,他的面容黝黑、皮肤粗糙,颠覆了以往白净的印象。

在这部群星荟萃的群像剧里,最令十四印象深刻的演员,是热依扎扮演的水花。

在第一集中,他和热依扎的对手戏是本剧中的第一个高潮点。

当马得福在火车上找到了逃跑的水花时,水花窝在车厢的角落里,泪眼婆娑的问他:“你是要抓我回去嫁给安永福的吗?”

少女这么问,是希望听到心爱的男人给自己一个坚定的回答:

“我是来娶你的。”

但是马得福没有喊出《喜剧之王》里尹天仇的那句“我养你啊”,而是搜刮了全身的家当,掏出几块钱,他侧着脑袋,闪躲着水花的目光,笨拙的递给了心爱的姑娘,告诉她,有多远就跑多远,你一个女娃娃在外面,要好好照顾自己,保护自己。

马得福知道,即使水花爱自己,自己爱水花,但是他也没有能力去养自己心爱的女人。

19岁的少年,他所能说出最动人的情话,也不过是“保护好自己”。

而水花呢?

她听到马得福的话,也明白了他的意思,打转的泪珠终于止不住的往下流。

黄轩掏出那几块钱的时候,十四的眼泪就和水花一样,直溜溜的就下来了。

好的台词,不是精雕细琢堆砌辞藻的花言,也不是看似高深通悟人生的巧语,真正好的台词,是一个角色掏心窝子的话,是质朴,却能直戳人心的话。

就像马得福说的:“你去县里吧,县里有招工的,但是县里太近了,你去他们肯定能找着你,你去银川吧,或者兰州也行。”

这段台词对于马得福来说,是他与心爱姑娘最后的告别与嘱咐,看似平淡,却远比那些哭哭啼啼的肉麻情话更加动人。

前段时间,《装台》成为了许多观众的下饭神剧,而现在,张嘉益和闫妮这对黄金搭档转换战场,来到了《山海情》。

在剧中,张嘉益饰演马得福的父亲马喊水,涌泉村的代理村委书记。

不得不说,张嘉益对于这种底层中年人的形象可以说是信手拈来,仿佛已经刻在了骨子里。

例如当他带着张主任和儿子来到李大有家做思想工作的时候,他嘴里自然而然的嚼着一根草,小眼珠子偷瞄着张主任,一个精明市侩的形象跃然纸上。

闫妮也不逞多让。

虽然戏份并不多,但是开篇的第一幕,她饰演的杨县长直接把观众的目光拉进了屏幕,挪不开眼。

作为一名女干部,杨县长在听到张主任没有完成任务的时候,先是语气严苛批评,再通过杨县长曾经当过兵的身份让他自尊心受挫,说他是一名“逃兵”“怂兵”。

接着,杨县长突然话锋一转,问到张主任为何满脸煤灰,在知晓张主任为了回城在一辆煤车上颠簸了一晚上,言辞软了下来,亲手替张主任整理了衣领,拍了头发。

闫妮把一名深谙用人之道的女强人形象演的活灵活现,先是打一巴掌,再是喂一颗枣,最后布置任务,一气呵成。

03、山海情

《山海情》的题材,并不是十四会喜欢的类型,但是很奇怪,我却一集一集停不下来。

其实回过头想一想,可能世界上并没有观众不喜欢的题材,只有拍不好题材的导演,而好的影视作品,一定是能引起观众的共情的作品。

在《山海情》里,我认识到了自己未曾去过的西北,那个黄沙漫天的西北。

而我,也第一次通过这部电视剧,体会到了那个年代,那个地区的艰辛与荒凉,也第一次不再是从书本上,而是从电视剧里看到了政府的扶贫政策到底有多么伟大,那些甘愿支教扶贫的先行者有多么值得钦佩。

为什么叫山海情?

因为宁夏是山,福建是海,情是相距2000多公里的羁绊纽带,是历时20年的对口帮扶。

最后,友情提示:建议观看方言版本!



2021年1月21日更新。

我一般很少对一部电视剧写两次影评。

从功利的角度说,我写过一次东西再写第二次,那看的人就少了。

从个人的角度说,我不喜欢反复的薅一头羊的毛,这么做不太地道。

但是,我纠结了良久,还是准备再写一写《山海情》,这部让我熬了两个通宵的电视剧。

在之前我就说过,《山海情》的火只是早晚的问题,毕竟,实力在那摆着。

果不其然,刚开播悄无声息,播至中段锣鼓喧天,豆瓣的分数一路从9.1涨到9.4,还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这一次,我不想说画面,也不想说剧情,我只想说一说《山海情》里最令我动容的一老一少。

一老,是尤勇智,和张嘉益一样,他改名了。

在原来的名字尤勇上添了一个智字,据坊间不实传闻,原来尤勇的名字容易让人联想到有勇无谋,但是加了一个智字,就变成了智勇双全,我不知这个传闻是不是改名的真正原因,但听着确实像那么回事。

在和老妈一起追剧的时候,她单独拎出尤勇智调侃了一番,说这脸压根就不是做主角的料,但接下来她又话锋一转,说:“虽然都不是主角,但是我就能记住他。”

事实也确实如此,不管是《大秦赋》足智多谋的王翦,还是《装台》爱慕虚荣的刁大军,这位从业三十二年的老戏骨,他把每一个角色都演到了骨子里去,给观众留下了深刻印象。

在追剧的时候,尤勇智老师一出场,我这嘴就没合上过——

他演的李大有,也太真实,太窝火了吧,简直就像真的从山沟里走出来的刁民。

剧里开篇,就是马得福和张主任去劝说李大有吊庄移民,李大有先是推脱自己有沙眼去不了风沙大的戈壁滩,紧接着突然转移大家的注意力,把窜进门的珍珠鸡逮到了手里,跟张主任阴阳怪气的汇报道:

“在马喊水村主任的带领下,偷着杀着吃着,就剩下这一只了。”

这一段剧情里,观众对于李大有其实已经有一个模糊的印象——

油腔滑调、怕吃苦、喜欢耍小聪明。

但怕吃苦,不代表不能吃苦,在涌泉村,李大有对于生活没有盼头,做啥都赚不了钱,反正政府会发救济粮救济金,那干脆啥也不做在家躺着不好吗?

老爷子早已看透了李大有的心思,所以才会在村会上说出那一句——

有奔头就不算苦,没奔头才是真的苦。

在这里,我想着重说两个片段。

第一个,是李大有贷款买了村里第一台拖拉机,他双手负背,笔直的站在拖拉机后座,威风凛凛,像极了电视里的领导阅兵。

当拖拉机行驶到村里时,他一边向村民问好,一边挥手示意,到了最后按奈不住心里的兴奋与喜悦,甚至脱了帽子向全村的人打招呼。

看到这里,我只有一个形容词可以描绘李大有的心理状态——

嘚瑟!

虽然怕吃苦,爱虚荣,但是李大有其实比大多数朴实的村民要更精明一点——

贷款买拖拉机,既可以收村民的运费,路费,也可以减少自己的灌溉时间,一举两得。

第二个片段,也是让许多观众对李大有真正生厌的地方,李大有毁棚事件。

之前我说了,李大有比许多村民都要精明,但也正因为这一点小聪明,让他错失了种蘑菇的最佳时机,因为对于没有文化知识的农民来讲,他们远远无法理解科技致富的概念,也无法理解为什么一个蘑菇卖的比粮食还要金贵。

所以“精明”的李大有选择了一个最稳妥的方法——

先让得宝做出头鸟,他挣了钱,咱们再跟上。

因为整个吊庄移民区都开始种双孢菇,蘑菇市场饱和,价格一跌再跌。

晚入场的李大有自然而然成为了市场的“韭菜”,卖一茬菇,赔一次钱,所以,他当众辱骂了凌教授,并掀翻了自己辛苦种植的蘑菇。

弹幕里,有许多人义愤填膺的为凌教授打抱不平,我十分能理解观众的心情,凌教授一片好心,却还要遭人践踏。

但是李大有为什么能这么理直气壮?

因为他从心底里认为,我穷我有理,你来帮我,就要对我负责,不让我赚钱,就是你的错。

《山海情》的分数如此之高,最重要的原因之一就是导演从没有刻意美化扶贫领导和农民的形象,用理想包裹现实,而是去讲那些真实发生的故事。

俗话说得好,穷山恶水出刁民,因为文化水平不高,环境闭塞,造就了贫苦地区的农民目光短浅,急功近利。

最后,气急败坏的李大有一把火点了自家的棚。

看着燃烧的大棚,村民用自己都舍不得喝的水去救火,李大有蹲在墙角,追悔莫及。

这是一幕影帝级的表演,尤勇智老师把一个精明但不够聪明的农民形象演得入木三分。

然后,我想说一说一少。

对于尤勇智老师的表演,我震惊,但不意外,因为他有这样的水平与实力。

但是,饰演马得宝的白宇帆却出乎我的意料,在看这部剧之前,我的脑海里压根没有这位演员的资料,但是看了之后,就和饰演江阳的白宇一样,我可能再也忘不掉这个名字。

作为一名95年出生的年轻演员,白宇帆毕业于正规的艺术学校,在大学期间响应号召征兵入伍,退伍之后回校继续深造。

大众之所以对白宇帆没有印象,其一是他入伍之后几乎没有任何花边新闻,其二就是他并不像一些偶像团体成员去各个演员综艺客串增加爆点,而是选择静下心打磨自己的演技,沉浸角色。

《山海情》里虽然黄轩是主角,但是马得宝的戏份却一点也不比马得福少。

马得宝的性格,与李大有截然相反,他够聪明,但不够精明。

在尕娃走丢之后,马得福和马得宝两兄弟发生了争执,在得宝的心里,他一直觉得自己在家里得地位比不上大哥,老爸看大哥更顺眼,家里把钱供大哥读书,所有的好处都给大哥一人白占,而自己落得了无书可读,只能搬砖做苦力的下场。

当家庭里把资源都倾斜在一个人身上时,另一个人难免心有不满,所以得宝才狠下心决定去新疆打工找尕娃,因为他认为,在金滩村的已经够苦了,自己也已经够努力了,所以他想换一种活法,不再被哥哥束缚。

但是,只身前往新疆的得宝被人卖到了黑心煤矿挖煤,遭遇矿难。

我们可以从矿难前后清晰地看到得宝的变化,他变得更加成熟,稳重,并且也不跟哥哥和老爸怄气,这是为什么?

正因为得宝天资聪慧,所以他自大的以为只要走出山门,他就可以凭借自己的能力赚钱打工养活自己,但是当他真正走出门,因为不谙世事没有知识而被人坑蒙拐骗的时候,他才知道自己不过是“井底之蛙”。

回到村里后,得宝才收起曾经的叛逆与玩心,并且为了让自己变得更加强大,毛遂自荐,成为了第一个村里的种菇人。

我很喜欢得宝去追草帽的那一场戏,他看见凌教授的草帽被风刮落,他赶紧叫停了师傅,跑下车向着草帽飞奔而去。

如果是两年前的得宝,他会这样做吗?

我觉得很难,那时的他狂妄自大,扒火车,逃工地,他肯定对这草帽不屑一顾。

但是在外面流浪了半年,得宝才知道,这世道上,真正对自己好的人,少之又少,水花是一个,父亲和哥哥是一个,他们起码从小和自己一起长大。

而凌教授呢?

他是与自己素未谋面的人,可是他却对自己这个穷小子倾尽所有,任劳任怨,所以才有了追草帽那一幕,所以才有了得宝喊凌教授“师父“那一幕。

他心怀感激,褪去了稚嫩,从聪明但不精明变成了聪明并且谦虚的一个人。

说到这,我还有许多想说的是人与事,有水花,有得宝,也有白老师和陈县长。

有机会的话,我还会再聊一聊他们。

一转眼,距离《山海情》的完结,仅剩三天。

我以前天天抱怨国产剧动不动就七八十集,看得我又累又烦,但是,我多么希望《山海情》也能学他们一样臭不要脸。

让我们,再享受三天的庆典吧。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赞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

赞赏支持
被以下专题收入,发现更多相似内容